11选5
學院快訊
/News
更多>>
學院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院新聞 > 正文
陳鋒教授作歷史文化節主題講座
作者: 來源:歷史學院 點擊量: 發布日期:2020-05-25

5月24日晚7點,武漢大學第十七屆歷史文化節之“名家論古史”主題講座線上開講,歷史學院陳鋒教授為大家帶來了題為《明清物質文化:“宮作硯”與文人硯》的主題講座。講座在騰訊會議和B站同步直播,人氣爆棚,同步觀看人數達近2300人次。講座由學院黨委副書記劉超老師主持。

院黨委副書記劉超老師首先介紹了武漢大學歷史學科在中國經濟史研究領域的優秀學術傳承,前輩學者李劍農、彭雨新先生編撰的《中國古代經濟史》講義為我國研究政治經濟史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陳鋒教授秉承了前輩學者實證研究與史料搜集相統一的學術風格,在中國財政史、中國經濟史、明清史等領域成果頗豐,在學界享譽盛名。陳鋒教授將學術研究與收藏興趣相結合,為大家講述了有關硯臺的“故事”,很好詮釋了學術研究的學術性與趣味性的完美融合。講座還未開始,大家已是滿滿的期待。

陳鋒教授主要從五個部分展開講座。第一部分是硯的起源與發展階段。仰韶文化時期已經出現被稱為硯的“石硯”,實際上是一種研磨器;真正的硯臺應該與墨的出現相關,漢初出現了最初的墨——松煙墨;魏晉南北朝時期硯臺較為普遍,石材多樣,多高足;唐朝是硯臺發展史上的重要階段;宋代則是成熟階段,注重“端方”與文雅之氣,典型造型是抄手硯;明清時期,硯臺實用性向觀賞性轉變,這也是陳鋒教授在講座中介紹的重點。

第二部分是硯史論著與硯譜。宋代硯史論著與硯譜大量出現,比如米芾的《硯史》;清代則出現了官方修撰的《西清硯譜》,帶有圖例,精致美觀。陳鋒教授還推薦了其它硯史、硯譜,比如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說硯》、高鳳翰《硯史》、紀曉嵐《閱微草堂硯譜》。

第三部分是硯的種類與所謂的“四大名硯”。宋代已有65種石材,種類繁多。紅絲石硯色彩斑斕、絲紋婉轉,敲起來有金石之聲;洮河硯具有云彩一般的紋理,簡潔大氣;端石硯產自端州,久負盛名,沾水之后紋理有如穿云,奇妙異常……還有歙州硯、紫金石硯、徐公石硯、紫袍玉帶石硯、松花石硯、澄泥硯這些古代名硯。而針對收藏界、鑒賞界、雕硯界盛行的“四大名硯”,陳鋒教授認為這種說法有待商榷:即便是名硯,不同時期,不同人士的品評也存在差異。

第四部分則是“宮作硯”與文人硯。“宮作硯”指皇宮制作的硯臺,清代多由造辦處制造,主要以東北松花石為石材。“宮作硯”以帝王參與、宮中制作、賞賜臣僚外邦為手段,不僅在制作機制、制作工藝方面臻于完美,而且承載了皇室的藝術與治術。文人硯則體現了世俗化的特征,雖然比不上“宮作硯”精巧繁復,但是造型多樣、富有生活氣息,例如白菜、錢袋、葡萄、佛手、靈芝等。陳鋒教授還展示了王星拱校長所用過的硯臺,可謂意義深遠。

第五部分是硯的收藏與鑒賞。陳鋒教授講述了自己與硯臺失之交臂的故事,也分享了作為硯臺收藏者的寶貴經驗。硯臺收藏的三個判斷標準是:石品(原料)、雕刻、文化傳承;硯臺收藏須“四有”:有錢、有閑、有識、有緣;正品與贗品的五個標準主要看:氣韻、包漿、歷史背景、材質、技藝。

近兩個小時的講座,陳鋒教授如數家珍,觀眾們直呼大飽眼福。講座氛圍十分熱烈,校內外大學生、歷史愛好者、網友等積極參與到互動環節,大家就老師的收藏、硯臺銘文是否存在造假現象、沒有銘文時該如何判斷學術價值等踴躍提問,陳鋒教授給予了一一回應。

“持我興來趣,采菊行相尋”,興趣愛好不僅是業余生活的娛樂消遣,也可以是我們學術研究路上的良師益友。陳鋒教授這堂生動的講座,講述了他與硯臺結緣的歷程、與不同學者的切磋交流、還有如何做到愛好與學術之間的知識遷徙。相信觀眾們在驚嘆硯臺的精美之余,也激發了對學術與人生更深入的思考。

11选5

    <address id="pdhft"></address>
      <form id="pdhft"></form>

          四子王旗| 九江县| 崇文区| 栾城县| 白朗县| 吴川市| 石柱| 隆子县| 汉中市| 竹溪县| 卫辉市| 南阳市| 通江县| 健康| 顺昌县| 定西市| 高阳县| 敦化市|